言情小说网 > 攻约梁山 > 314气哭了

314气哭了

  马栋立马帅旗下观看孙立简直肆虐张宣赞,乐呵呵的,杀了二龙山贼寇的嚣张气焰,这个高兴啊,却突然看到又一贼将上阵,冲得好不凶猛张狂,他不禁恼怒大骂:‘想多打少欺负人呐。果然是贼寇,真不要脸,还总自称是什么英雄好汉........'

  怒骂间已恨恨冲上来截住薛亨,挥刀猛劈........

  不料,二龙山这面转瞬又是一骑冲上阵来,正是凶悍独角蛟,显然不是叫阵,而仍然是要奔袭夹击孙立。

  登州这面还有三将在押阵,看到二龙山如此无耻却不是愤而立即上场助战,一阵犹豫后,无疑是掂量了无视主将生死的后果,怕孙立事后问罪他们畏敌不前行军法杀头,这才有一将犹犹豫豫策马而出一咬牙凶狠截住秦会厮杀,可惜这种怕死心态如何是斗将的状态,心中未战先怯,只顾着保命拖时间,本事本又不及,再畏首畏尾的,放不开手脚,根本耍不起厮杀极重要的逼人胆寒凶威煞气气势,没有那压倒一切的气魄,结果就仿佛是一只瞎叫唤扑腾的鸡冲到猛虎饿狼嘴边一样可笑,交手未及五合,凶威四溢的秦会就大叫一声把这将一枪捅下马........

  然后,没有然后了。

  马栋奋力接应孙立,却照样不是薛亨的对手,只是能支撑着拖住这个对手,不让薛亨夹击孙立。新上场的这个独角蛟又如此雄壮凶恶厉害,登州军这面剩下的将领就没人再肯上场出力了,就那么静静缩头看着,心里悄悄打着鬼主意......

  不是本事都那么不济没一个能打的,登州军也是象其它州军那样是全国各地多处裁撤的州军调配混编成的,不乏有本事的将领,最起码在赵岳夜袭那次能冲逃出城去活命的大多是有几下子的,其中有几个本领虽然不可能和孙立比,但和第一将马栋的武艺也差不多少,甚至就是伯仲之间,之前毛都监在时,没少不服马栋而故意挑衅,争面子位子,打压老登州派系夺利,拍毛都监的马屁,内斗,倒是勇气血性十足,智慧心计出众,对敌杀贼时却顿时成了这也不敢那也不敢的窝囊熊样....

  秦会无对手,对登州军不屑地冷笑一声立马冲向孙立,侧攻,背袭,凶猛几枪后把孙立引得不得不多顾及他这边,狼狈不堪正脱身都不可得只能咬牙死抗的张宣赞顿时就压力一轻,从死亡旋涡中跳了出来,并且胆怯去了,力量和信心又有了,并未趁机抽身而去,而是和秦会分两面盘旋着凶狠夹击孙立,虽然秦会不是薛亨、刘复,二将不能配合那么默契自如,但都是一流高手,两打一个,秦会又是生力军,气势正盛,几乎勇不可挡,刚住正面,二人克制了孙立枪法的可怕凶猛迅捷.....

  登州军欺负二龙山强盗的气势如此就变了,由优势方化为被动凶险.......

  城上负责守城指挥的刘庆看到形势危急,出战将领皆畏缩不前,想调城上将领赶紧出去接应,这些将领也个个缩一边就是不理睬他的命令,气得他不禁怒骂.......这已经不是战场弃袍泽不顾了的无情无义,这根本是不顾大局,不尽必须承担的官员职责.....该杀,统统该死。

  这些不肯出战的将领还一肚子有理呐。

  骂我们无胆?骂我们无军中义气?骂我们不肯为国尽忠出力.......你有胆,你有情有义不自私无耻,你忠君爱国,你是好样的.....那,你去上场厮杀啊。你特么的自己无能不敢出战,还有脸骂我们.........

  不止心里这么不屑,不少的还干脆嘟囔出声来,而且声音还不小,满副嘲讽,故意的.....这时候了还不忘挑事内斗......

  刘庆悲叹只恨自己天生体质不够强怎么练也成不了强将,只能凭脑子干干后勤提辖活,在此紧要关头有心却无力,帮不上忙,上场只会是白白送死,让守城也失去指挥......根本就不能指望这些自私无耻透顶的家伙守城啊,他若不在,只怕贼子趁机攻城,守城一陷入凶险,这些家伙就会弃下将士先跑了,带头逃跑......城池就破了,孙立的苦心就全白费了........

  他不知道的是,回了衙门的知州和通判不是坐镇中枢全力配合孙立守城,而是第一时间收拾好细软行囊,准备好马车让老婆家人随时能乘坐了........让守衙心腹军士盯紧战事情况,一有个不对头就能第一时间内弃城逃跑........

  这样的长官,这样的将领群,这样的被长官们影响坏了的将士,都无战心,都想着逃跑,登州城能守得住才怪了。

  之所以还没崩溃争相而逃,也仅仅是因为了解孙立的骁勇强大,还在点指望,准确的说是还能观望观望.......

  孙立自然更不知这些卑劣到能让人沮丧成绝望的糟糕情况。

  对手以二打一欺负人,而且都是好手,他也不惧,反而抖擞精神,杀得越发坚定有力,大喝某岂怕你?士气如虹,一斗二照样不落下风,那条枪如怪蟒出林,恶风呼啸,锐气千条.......看得外行宋江也能看出个一二来,不禁惊讶连连惊叹不已,真虎将英雄也!

  宋江心中那股子热切劲越发火热迫切......某一定要收服了你,有了你,吾何惧晁盖.....一定得彻底收服了.......你逃不出某的手心......没文化,缺脑子的武夫尔,比那些无知无识无计的落魄江湖草莽也强不了多少.......吾定能玩你于掌中.......

  宋江自负本事绝不在那些成名当了大官的士大夫之下,他心里,或潜意识里其实始终把自己是视为士大夫大才、论真本事该当高官的读书人,自然有自信能象大宋士大夫稳稳压制住武官上百年一样能玩得住孙立之流........

  以往誉满江湖,走到哪就能收服一波江湖好汉的成功经历,也能让他如此自信。

  他的自信是有根源的,不是闭门自大凭空想像来的。

  心中得意,宋江清晰见识了孙立的惊人本领,也怕上场弟兄或孙立有个闪失......二虎相争,久,必有一伤啊,所以正想挥军展开后续计划,就在这时场上争斗发生了变化。

  马栋这一对没什么。马栋就是奋力缠住对手,尽量减轻孙立压力。

  出事的是缠斗的三骑这边。

  孙立以一敌二居然仍能有余力杀伤对手,其实是战得不耐烦了,要速胜挫敌威振奋军心挽回局面,亮出绝招,抓住机会,突然一个枪里加鞭,枪如电逼开正面的秦会,鞭打中了已经力疲而相对好欺负的张宣赞。

  张宣赞力微,心也开始怯了,身手反应也慢了,错马间做势正要回枪佯攻以牵制孙立,配合秦会趁机正面猛攻,却猛听到恶风袭向后背,侧头闪眼间也正好及时察觉了凶险,枪挡是来不及了,仓皇身子前扑,急趴在马上,并且同时脚上一个踹马加速前窜,反应不可谓不正确娴熟,可是却慢了,仍然被打中,避免了后背正中伤个脊椎重创,却是被钢鞭扫中......这一鞭打得太猛了,扫得甲叶散乱,从腰往上,越往上越被扫得重,双胛骨似乎全打碎了,胸中更是一阵闷恶.......张宣赞最初并没感觉疼痛,只是眼前猛然发黑,脑子嗡一下子似乎突然断电断片了,差点儿一头载下马去,随即才巨痛汹涌........

  他彻底无力再战,心也彻底寒了,俯在马上昏沉沉直接奔回本阵,刚要抬头,却嘴猛一张,一口鲜血喷出,在马上摇晃着眼一闭掉了下去.......引得附近二龙山喽啰惊叫乱哄哄急忙上前救助......

  宋江则倒吸一口凉气:这孙立太厉害了,一打二居然还能留有手段做突袭.......

  一边担心张宣赞,一边却又是越发惊喜,越发热切收服.......宋江盯着孙立,眼珠子似乎都长出了钩子......

  独角蛟虽猛,但只剩下他自己对抗孙立,本事差距就露出来了,被孙立虚虚实实枪加鞭唬得心虚,孙立几下子就彻底占了上风,又成了压着打.......登州军一阵欢呼喝彩,大叫孙将军威武、都监大人无敌......抗贼的军心士气似乎有了。

  马栋也精神一振,原本力乏了,心也怯了,这下也来了劲头,化被动防守转入奋勇抢攻,弄得薛亨也一时忙乱。

  宋江不通军事却通人性人心,擅能抓机会,如何肯让登州军乌合之众有了对抗的信心,也怕秦会再有个闪失,连忙令旗一挥,声嘶力竭大喝:“众将士,给我杀。”

  他身侧不远的掌中军大旗壮汉赶忙使劲挥动帅旗下令全军进攻。

  锦毛虎燕顺等忠心宋江的三恶虎爪牙奋勇当先,一个个大吼着杀呀,最快冲了上去,其中个子最矮小的王英却是叫得最响亮最嚣张.......其他头领,除了负责护卫宋江和老鬼徐槐的杨适、刘无忌,以及小厮王四以外,也全都轰然杀了上去.......包括充任步将,并不想上阵厮杀冒险的铁塔神熊胜。

  此次出征,熊胜必须自觉上阵立功,证明自己愿意为二龙山大业出力的心,以及自身价值,否则就算晁盖不赶走他和徐槐,他们师徒在二龙山集团也没了地位。一对没价值的白吃,谁会尊敬?没了尊敬,没了地位,也就混不下去了......

  场上正杀得奋勇的孙立和马栋大惊,也不骂宋江无耻,战场就是这样,为了胜利就得不择手段,就得有什么优势使什么,这不是江湖打斗比武讲究一对一讲究个人比赛完了再进行群殴,战场胜了就是胜了,就是功绩英雄.......

  一群二龙山头领快马扑来,企图活捉孙立完成宋江的心计企图,孙立就是再自负本领也招架不住。

  他急忙刷刷狠攻几枪逼退想趁机紧缠的秦会,招呼马栋,撤。

  二人撒马急奔本阵,孙立还大喝,下令放箭,想以箭雨阻住山贼的进攻速度,出战官兵就能及时退进城去,可是.......没有箭,没人放箭......

  负责押阵的那两员将官带头先跑了,引得官兵跟着轰然一齐转身只顾挤向吊桥,整齐有效的军队顿时垮了,官兵就象被水淹来的蚂蚁群一样乱糟糟挤作一团,你争我抢,官自然不让兵,兵也敢不让着官,都拼命挤向桥.......扑通,扑通......闹得侥幸好不容易抢先挤上吊桥的官或兵被疯狂的人群又挤掉进护城河胡乱扑腾挣扎,有的会水还不忘游向城门,有的扑通着发着惊恐尖厉之极的嚎叫救命沉下了水......

  马栋呆了,都不知道生气发火大骂了。

  孙立看得目眦欲裂,火撞顶门......怎么会这样?辛辛苦苦整训了近一年呐......该死的二将此前怕死不敢上阵增援也就罢了,毕竟本事不行,上阵是送死,或可原谅,可是现在居然敢带头逃跑,坏我军心.......本官定问罪杀了你们......

  他却不知,这二将之所以敢公然弃主将不顾弃护城职责不顾逃走,却是算定他必是死人了,不是死在败军乱军中,也得事后被问罪失城罪责,至少是都监不用当了......知州吴知荣和狗官通判一定会把一切罪责全推到孙立头上的,二将很确定,那么,就不用怕孙立事后算账了。

  一个死人或失去权力的罪官能怎么收拾他们这样的?

  城池必然陷落,大不了逃到别处多躲藏几天,悠然等着看看孙立死了没有或获罪下狱了没有,安全了再回城,知州肯定不会追究他们的罪责,因为大家都这样,知州还得指望他们撑场面,不但不能追究责任,还得安抚.....他们了解规律。

  孙立喝止不住官、兵争相溃逃。

  这时候根本没人听他吼什么。

  他只能愤恨地一边抵挡追上来的敌人,一边和马栋并力断后,只能试图挡住吊桥,让官兵能撤回去,他们再回城,也在指望城上能放箭有效阻击敌人迫近城门,如此他们也能有机会从容点脱身回城及时升起吊桥......

  可是,他们又失望了.......

  城上放箭了,却是零零星星的,还射得歪歪斜斜,几乎都落空了,没伤着几个山贼,吓不住攻势,根本不起作用。刘庆反应很快,下令放箭很及时,却没用,同样是没几个人听他的,同样是将领、大小军官带头逃跑,守城官兵也跟着一哄而散,争相逃命去也,只有个别将领和极少数军官将士听令,但也仅仅是咬牙坚持了一下就也跑了,还拉着气疯了的刘庆一块儿跑.....这特么还是好心,是对刘庆的关心,绝对够意思,刘庆再愤怒也不能怪罪,相反还得领这份情。

  这时候了,城池肯定不保了,不赶紧跑就得送死啊。

  孙立差点儿气哭了,却是狠绝冷静,护着马栋先回了城,依仗勇猛无敌的本事摆脱了山贼纠缠也奔回了城,也不顾城门与吊桥了,径直冲向城中,沿途即便是官兵将校挡了路也仇敌一样一概杀开.........

  http://www.ad-write.com/html/57/57694/4688299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d-write.com。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d-wri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