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南宋弱女子 > 第210章 自古知子莫若父

第210章 自古知子莫若父

  眼见苏杨儿矢口否认,又看儿子面有得色,陆伯彦面色一沉,心知再也问不出甚么来了,开口道:“你起来吧。“陆靖元暗自得意,起身笑道:“爹,娘,你们可都听到了,我与杨儿是情投意合的喜事,你们可不能不允。”两人闻言互望了一眼,林氏微笑道:“靖元,这不是小事,我和你爹需得好好商议一下,今夜不早了,明日再说吧。“

  又道:“杨儿,你虽已到了我家,但仍是待嫁的闺女,后院厢房清净,你暂时搬到那里,免得有人多说闲话,等我和你伯伯商议好了,再做安排,你看可好?“

  一听这话,苏杨儿心中大喜,心想他们商议的越久越好,若能商议出个不允的结果来,那就再好不过,当即说道:“好,我什么都听您的。”

  陆靖元忽然阻住了二人去路,说道:“娘,这还有什么可商议的,我已经答应了人家,要迎娶杨儿。”陆伯彦重重冷哼了一声,斥道:“婚姻大事,何时轮到你自作主张?”林氏忙道:“靖元,你才刚回来,不要惹你爹生气,好好和他聊聊。“陆靖元心中一凛,心想这是要他留下与陆伯彦单独谈话之意,当下稍作犹豫,还是让开了道路。

  苏杨儿回头望他背影,心下窃喜:“王八蛋叫你猴急,自己露了马脚!”

  二女走后,陆靖元才开口道:“爹,您有什么话,直说吧。”

  陆伯彦皱眉道:“你还不肯说实话?”陆靖元看了他一眼,不屑道:“我与杨儿说的句句都是实话。”陆伯彦道:“好,那我不问你和杨儿的事情,我只问你,我叫你到南国求学,你为何空手而归?”

  陆靖元道:“此事我亦与您说过了,不是我不肯学,是伯父不肯教我。”

  陆伯彦冷声道:“所谓学问,非学即问,他不肯教,你不会问吗?还是说你一腔心思全都放在了苏家丫头身上,从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陆靖元面色一变,不知如何回答。

  陆伯彦见状,叹道:“果然如此,亏我将曲嫣送到你身边,想借她提醒你,不想你还是如此不争气。“

  陆靖元一怔,皱眉道:“曲嫣是我娘送去侍候我的,与您何干?“

  陆伯彦冷笑道:“人是你娘找到的,但叫她去的人却是我,她与那苏家丫头相貌酷似,我送她到你身边,便是想叫你明白,你所迷恋之人,可以是那苏家丫头,也可以是个人尽可夫的下贱舞女!你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陆靖元又是一怔,大笑道:“可笑。“

  陆伯彦厉声道:“可笑什么?“

  陆靖元大笑不答,陆伯彦一拍桌案,怒道:“说!”

  陆靖元这才笑道:“爹,照您这意思,改日孩儿去寻一个与我娘长相酷似的女人,献给您,到时是不是也大可以如您一般说我娘?”

  “你……”一听这话,陆伯彦双目一睁,登时哑然,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素来牙尖嘴利,但不意一别之后,更胜以往,一下叫他无从反驳,不觉又好气,又好笑道:“好,你涨本事了。”陆靖元笑道:“我自然是涨本事了,不然怎么能是您儿子?您以前也说过了,可以成全孩儿的心事,现如今我把杨儿带回来了,您总不能反悔吧?”

  陆伯彦冷声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苏老倌还活着,我要给他面子,现如今他不在了,他这女儿也变得疯疯癫癫的,你娶这样一个疯女人进门,丢的不是你自己的脸,是我陆家的脸!”

  陆靖元心下一惊,皱眉道:“那您当真是不允了?”

  陆伯彦冷哼道:“不允又如何?我陆家能有今日,实属不易,你应该更进一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贤惠妻子,为你持家,而那苏家丫头患了疯病,痴痴傻傻,她能帮得了你甚么?”

  陆靖元闻言,喉头一哽,想起往日苏杨儿所作所为,不给他惹祸已是极好,又哪能帮的了他什么,可他便是对苏杨儿着了魔,一生抱负与她相比均黯然失色,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今日这一步,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当即说道:“照您这话,您当年娶我娘,也是因为她能帮的上您,而不是因为您喜欢她,对吧?”

  听他再次提起林氏,陆伯彦斥道:“我当然喜欢你娘,否则我为何要娶她!?”此话一出,正中陆靖元下怀,笑道:“那就是了,您可以娶您喜欢的女人,我为何不行?”陆伯彦一怔,这才明白自己又落入了他的话套里,不由怒道:“你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和你老子比!?”

  陆靖元朗声道:“是又如何,我有哪点比不过您?”

  陆伯彦怒极反笑道:“好,好,老子和你这般大时,已在军中扬名立万,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你又有何成就?”陆靖元心中有火,不屑笑道:“好了不起么?我几次三番求你放我到军中奉职,你却次次叫我做个穷酸秀才,说甚么武人凶险,说甚么断子绝孙,殊不知在我眼中,你也不过尔尔,论及武功兵法,才情智谋,我胜你千倍万倍,你若早放我去了,说不得这会你该当喊我一声陆元帅了!”

  “你……你……”陆伯彦暴怒,浑身颤抖道:“好啊,陆大元帅,你可真了不起!”话音一落,起身拍拍两记耳光抽在陆靖元脸上,

  当要打第三掌时,陆靖元忽伸左手,拿住了他手腕。

  陆伯彦震怒道:“你敢和老子动手!?”

  陆靖元冷笑道:“动手?您配吗,您的手还动的了吗?”

  陆伯彦惊怒交集,一抽之下,半空手腕居然不得动弹,只觉陆靖元虎口犹似铁箍一般,不由得猛力回抽,涨红了老脸,依然抽不回来。这时陆靖元手上力道突然一松,陆伯彦登时不由自主往后退去,一连退出七八步,撞到书桌时才停了下来。

  只听陆靖元嘲讽道:“爹,就您这两下子,无怪要出生入死,才能扬名立万,换做是我,百万军中,取您首级,也非难事!您年纪大了,我看还是歇着吧!孩儿明日再来给您请安。”说罢,转身便行,摔门离去。

  陆伯彦呆呆看着他,想叫他站住,却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陆靖元刚一出门,迎面见到林氏折返,当下看也不看她,径直擦肩而过。林氏见状黛眉微蹙,急忙走进房中,见到陆伯彦面色铁青,双拳抵在书桌上,不由叹了口气,上前问道:“吵架了?“

  陆伯彦鼻间重重一声冷哼,道:“你养的好儿子,不光学会顶撞老子了,还学会打老子了!“

  林氏心下一惊,忙问:“你们怎么还动手啦?你伤到没有?“一听这话,陆伯彦恼怒更甚,斥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老了?教训不了那臭小子了!?“林氏舒了口气,笑道:“你不老,你怎么会老呢?“说着,上前轻轻搂住他腰,温言道:”孩子长大了,就是会惹人生气的,你可不能当真。“

  陆伯彦面色稍缓,叹道:“你总是惯着他,叫他无法无天了,迟早有一天,他会闯出大祸来的!“

  林氏抬头一笑,说道:“是,是,都是我的错,他都说了什么?“陆伯彦轻轻推开夫人,叹道:“他执意要娶苏家丫头入门,还埋怨我不给他机会,说甚么若不是我拦着他,他早已胜我千倍万倍。“

  林氏一笑,说道:“孩子有志气,要胜过你,你不应当高兴吗?“

  陆伯彦一愣,摇头道:“他与我年少时一般,总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今想来,这称不上是坏事,但也绝非是好事。“

  林氏道:“那你成全了他就是。“陆伯彦道:“不可,苏家丫头那副样子是你亲眼所见,怎能叫一个疯女人做我陆家的儿媳妇?“

  林氏微微笑道:“谁说叫她做你儿媳妇了,我只是说叫她留下而已。”

  陆伯彦心中一动,问道:“此话怎讲?“

  林氏道:“靖元是少年人,有些风花雪月在所难免,等到意念退却,知道成家不易,也就淡了,他为今不过是想让杨儿留下,那我们暂且不作答复,由他在家中胡闹,外人问起,便说是靖元收养的妾室,这样一来收住了他的玩心,二来等他厌了,再寻贤妻,也不成障碍。“

  “妾室?”

  听到这主意,陆伯彦微微沉吟道:“可那苏家丫头再怎么说也曾是一门闺秀,我们如此待她,传了出去,不大好听吧?“

  林氏摇头道:“杨儿那孩子可怜,患了疯病,是她自己没有福气,可靖元与她青梅竹马,心中总惦记着她,你越是不答应他,他越不肯罢休,既然如此,叫他在家中胡闹,总强过去外面胡作非为,再者那丫头虽病了,姿貌却很是惊人,若能给靖元诞下一儿半女,我们将来再做安排,你看如何?“

  陆伯彦叫她说的心动,但面上仍有犹疑之色,喃喃说道:“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http://www.ad-write.com/html/112/112399/468731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d-write.com。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d-wri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