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包藏祸心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包藏祸心

  香水配方是她的?包括萧晴在内,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看温糖的目光变了又变,先还只是有些轻视,现在更多的是不耻,着不可笑么?有人甚至还翻上了白眼。

  “呵呵,看不出来,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说话口气倒是不小。”褚玉兰冷笑一声,就差没明对言方说谎不打草稿了。

  “还行吧。”

  “......”说你胖还喘上了?褚玉兰来了气,一手指了指桌上的器具,“知道这些是什么吗?能认全吗?但凡你能认出其中之一,我就当你是真懂。”

  祁非凡知道这些人心高气傲,搞研究的嘛,常年对着花花草草,一心都扑在事业上,不喜和人打交道,待人处事没那么圆滑可以理解,反正他需要的就是脚踏实地干实事的人。可温糖是自己带来的,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当着自己的面居然这么过分!也不想想他会把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闲人带来吗?而且自己说的这么清楚,还能骗他们不成?说温糖的不是就是打自己的脸。

  祁非凡正想说点什么,季寒轻声一语:“急什么?看着。”

  “你......”不是喜欢丫头吗?居然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给欺负而无动于衷?

  “这是她自己要面对的事,不喜外人插手。你能帮她一次,还能帮她一世?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她日后何以在商界立足?”季寒半倚桌沿,双臂环胸饶有兴致看戏,唇角邪气一勾,“还有,你什么时候见她吃过亏?再者......呵呵......你不觉得用实力让人闭嘴是最好的办法吗?”

  这时候祁非凡总算觉出季寒的不凡来,面对温糖被人质疑,自己想到的是能帮则帮却忽略了她自己的意愿,说是好心实则有些自以为是、以己度人。而他则是在背后默默支持,任她放手去做,给她成长空间,比自己想得更为深远。话说他二十不到吧,心智却比自己要成熟多了,这便是季家人的风采么?思及此处,忽而一笑,忍下了心底的那分不愉,和季寒站在一起静观其变。

  温糖没说话,而是转头看了眼桌面上的器具,其中一个蒸馏瓶内装着红色的汁液,色泽鲜红,香气浓郁。

  “这是玫瑰和茉莉的花汁提取液吧。”说是疑问,实则肯定,温糖用手扇了扇,唇角微弯,“嗯,看样子是同时混合提取,味道有些......呵呵。”

  杂乱,主次不分。

  桌上还有几个篓子,里面盛放着各种鲜花,听闻温糖报出两种原料倒也不稀奇,因为确实只用了这两种原料,但凡只要不是鼻塞都能分辨得出,不稀奇。可是她怎么一眼看出是两种混合提取?而且这口气好像对他们的提取液有些嫌弃?

  嫌弃?众人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了一脸傲气的萧晴,当初也就她对他们几个看不上眼,可人家姓萧,调香世家出来的,又是留过洋的海归,的确有些本事,被她嫌弃他们无话可说,因为技不如人,可你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算这么回事?凭什么呀!

  陈飞飞有些生气,正要出声,褚玉兰却摇了摇头。

  “玉兰姐,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听了也不太舒服,可是你能一眼分辨是同时混合提取的吗?”褚玉兰着重突出了同时二字。

  同时混合和混合是有区别的,在于提取时间和顺序。

  陈飞飞顿时不做声了。

  温糖走到洗手台前净手,随后从桌上取出一只干净的烧杯盛了适量的水,再从花篮里取了两朵半开的玫瑰放入烧杯,随后点火。

  趁着煮花的时间,温糖寻了张凳子坐下,一手托着下巴环视一圈:“就是有些费时,没事的话先坐下来聊聊?”

  季寒连忙扯了把椅子坐到了温糖身边,又摸出一颗话梅糖剥了糖衣递了过去。

  温糖倒也没避嫌,张嘴就吃了。

  萧晴原本没注意季寒,要不是祁非凡刚才那话她都懒得理会实验室来了什么人,现在看到季寒,仔细瞅了一眼,人是认出来了,但想想又不太可能,试探性问了一句:“季寒吗?”

  季寒淡扫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你是?”

  还真是他!不过季寒和这丫头什么关系?看着挺亲密的,疑惑归疑惑,萧晴并不是个爱八卦的人,说:“我是萧晴。”

  “哦,萧家人。”年少时有过一面之缘,萧家确实有个很有天分的孙女,据说出去留学了,想必正是眼前这位,不过谁家人和他有什么关系?季寒轻描淡写一语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于季寒的冷淡,萧晴并不在意,季家二少素来这个性子,傲得很,京城能得他眼的极少,此刻能应她一声已经给面。

  祁非凡心底一笑,好个目不斜视的季二少!

  话说萧晴那身材、长相极为出挑,而且是冷艳型,堪比高岭之花,任谁看了都会多看几眼,此刻季寒却是视若无睹,当真眼里只有温糖一人。

  “小糖,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萧晴。萧晴,这是我朋友也是你们的老板——温糖。”

  温糖点了点头:“萧小姐你好。”

  萧晴淡漠一扫:“你好。”

  招呼打得不咸不淡,看着似乎一个比一个漫不经心,可谁都不会觉得她们没礼貌。

  两人样貌都极为惹眼。一个高贵冷艳,骨子里自带气场。一个一身布衣却难掩一身清冷,悠然中透着淡淡的疏离。抛开之前的对话,光这么看着并不惹人厌。

  萧晴忽然鼻翼动了动,咦了一声,凑近温糖。

  众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在干嘛?

  “你喷了香水?”淡淡的荷香?不对,还有清冽的栀子花香,还有......

  “体香算吗?”

  骗鬼呢?谁体香会散发多种不同的香味?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喷个香水有什么不能承认的?这小丫头看着挺清高淡漠,原来这么假的吗?

  萧晴盯了温糖半晌哼了一声:“味道不错,带了吗?”

  得,看来真误会自己了。温糖也懒得多做解释,信不信由你,不过还是摸出了一瓶香水:“这个吧,和我身上的味道有相似之处。”

  带都带了还解释个啥?萧晴接过,好精致的瓶子,不由多看了温糖一眼:“你做的?”

  “嗯。”

  萧晴在手腕处喷了少许闻了闻,嗯,的确是清淡的荷香,闻起来很清爽干净,夹杂着些许栀子花香,还有几分柑橘的味道。前调味道分明,带着少许甜味,比自己做的丝毫不差。眸光闪了闪,如果真是她做的,自己有对手了。

  紧了紧手里的瓶子,抬眸眯了眯眼:“能给我吗?”

  “可以。”

  “谢谢。”说完萧晴起身,回到了刚才自己的位置开始研究。

  对于那什么玫瑰、茉莉的混合提取,萧晴不感兴趣,她一早说过这几人没事喜欢瞎搞,遇上懂行的贻笑大方还不信。如果真如那丫头所说,就让她给他们上一课吧。

  烧杯水已开,煮着玫瑰直冒泡,咕噜咕噜的声音极有节奏感,香味也跟着飘散而出。

  温糖嘎嘣一声咬碎了话梅糖,说:“如果我没想错的话,那瓶花汁应该是你们实验多次的结果吧?”

  四人同时一愣,你怎么知道?

  “各位既是业界的佼佼者,自然不会是闲来无事闹着玩,而且只用了两种花,常言道看似最简单的实验实际上却是最难的。就好比书法中的一字,想要写好,绝非朝夕。”温糖打了最简单的比方,却是言简意赅、一针见血,回头拿起他们的蒸馏瓶,“玫瑰选的是全盛的吧?”

  “这你也能看出来?”陈飞飞惊了。

  “玫瑰之香原本就十分浓郁,可全盛的花实则有衰败之相,花香反而变浅。茉莉则比较清淡,你们同时调和,原本应该是想着能更突出茉莉的清香对也不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温糖句句说中,四人便知自己小瞧了人,这是不折不扣的行家。各自脸上浮起一层愧色,点了点头。

  “想法是好的,因为选择了即将衰败的玫瑰,二者同为清淡便能平分秋色。可是一同在水里煮沸,时间又过长,反倒分不出主次,花香不够分明,便是败笔。”

  温糖回头看了眼烧杯,白水已然色变,取了一支搅拌棒顺时针搅匀,捞出剩余的玫瑰,抓了十颗含苞待放的茉莉放入烧杯继续烧煮。

  此时的四人满含期待盯着烧杯,温糖见状浅笑一声:“不急,再等一会,聊聊你们自己吧。”

  没人再将温糖看做不懂事的孩子,纷纷说起了自己的经历,气氛一时间就变得和谐起来。

  季寒冲着祁非凡挑眉,怎么样?搞定了吧!

  祁非凡跟着笑了,实力决定一切。

  这一头聊得火热,萧晴坐在凳子上盯着香水发呆,自己的嗅觉何其敏锐,居然有辨不出原料的时候?明明捕捉到了那缕极为浅淡的幽香,转眼又没了,到底是什么?这香气调和得十分融洽,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味跟着发生变化,沁人心脾,自己长这么大,什么样的香水没闻过?可像这样余味悠长的并不多见,这水准可比拟自家奶奶了。她这么年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回头看了眼温糖,小丫头真是够能耐的!

  “嗯,香气出来了。”陈飞飞眸光铮亮,带着几分急切。

  温糖瞧了眼颜色变淡的花汁,浅笑道:“再等一分钟。”

  一分钟,温糖灭了火,过滤出花汁,装瓶放在冷水中冷却:“时机很重要,分秒之差都会影响味道。这是没化学添加的,香气挥发得比较快,冷却便派上了用场。”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毫无异议。

  十分钟后,温糖拿出瓶子:“半成品都算不上,但是大体的基调出来了,你们闻闻看。”

  陈飞飞迫不及待接过瓶子闻了一下:“嗯,层次分明,的确比我们做的好多了,玉兰姐你闻。”

  三人依次闻过,眼中的轻视早已被惊艳和叹服所取代,人不可貌相啊。

  “温、温小姐,我为之前对你的不善道歉,你当得起首席调香师之名。日后还请温小姐多多指教!”褚玉兰躬身,随后大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嗯,这几人看似傲气,实则挺谦虚受教的,本性都挺不错,祁非凡挑人的眼光的确不俗。

  温糖含笑握住了褚玉兰的手:“三人行必有我师,你们都是有经验的调香师,互相交流学习吧。”

  “好。”

  “祁少,花卉基地的花已盛开了一部分,可以开始采摘,进行第一批的香水制作了。”

  “行,这些都听你的,我去实行就是。”祁非凡想了想问道,“话说采摘有什么讲究吗?”

  能想到这一点,祁非凡可谓细致。

  “还真有。”温糖微微一笑,“这样,今晚我会将细致的要求一一写下来,你照着吩咐下去就是。”

  “成,那就没问题了。”

  “嗯,人我也见了,暂时没别的事,回去吧。”

  “温小姐,这就要走了吗?”

  温糖掏出一张纸交给褚玉兰:“褚小姐,这个配方你们先试着做一下,我想你们是没问题的。”

  四人一惊,直接就给配方了?也不怕他们偷师吗?

  似乎看出众人的心思,温糖淡淡一笑:“用人不疑,而且,你们不是都签了保密协议吗?”

  配方自然属于商业机密,私自盗取或者传播是犯罪。行有行规,若是还想在这一行混下去,规矩必须得守。而且就算他们得了配方,若是没有她以灵泉滋养出来的石榴村的独有花卉,做出来的香水总归少了几分灵气。她怕什么?

  “当然了,我肯定也有不足的地方,你们如果有其他的意见或者建议不妨提出来,我们一起改进。”

  温糖话说得好听,态度又诚恳谦虚,很得人好感,四人笑着点头应声,将温糖送出屋外。

  “你们忙归忙,千万别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注意身体。”

  “谢谢温小姐关心,我们会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下次见,期待你们的成品。”

  “等一下。”萧晴手里还握着那瓶香水,快步上前唤住了温糖。

  “萧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萧晴报了一串花名后,问道:“是不是还有一味?”

  萧家人果然厉害,这瓶香水温糖用了十五种原料,她只漏......不,她只是无法确定最后一种。这敏感的嗅觉,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是。”

  “是什么?”

  “樱花。”

  萧晴一怔,嘴里喃喃自语,原来是樱花么?再次低头嗅了嗅自己的手腕,仔细分辨,没错,的确是樱花。

  樱花香气极淡,便是站在花海之中也未必能闻出,但如果贴着花瓣仔细品味,就会有一种非常恬淡的气息,若有似无。

  温糖三人已经走远,萧晴还有些失神,如此淡雅的香气她到底是怎么做到完美融合入内的呢?不由陷入了沉思。

  四人一见萧晴的模样,轻笑一声互看几眼,这是个“花痴”。傲是傲了些,毕竟本事和身份摆在那,自觉高人一等不出奇,其实对人也没什么恶意,不过是生来的优越感,但是能拉下身份去求问,品行还是很不错的。

  有这样的行家和大家一起共事,有对比、有竞争,实乃好事一件。看刚才的小姑娘明明技高一筹都能做到心平气和、相互共勉,他们何不放下成见,携手共进呢?

  上了车,祁非凡问道:“觉得他们怎么样?”

  “你挑的人,自然没话说。”

  “真的?可是就刚才的实验来看,无论想法意识还是他们的专业技能,好像还是不够,比你可差多了。”

  “你拿他们和糖糖比?”没毛病吧?季寒斜睨一眼,“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行,他说错话了行不行?你有必要这么激动?

  “祁少,他们很有想法,也有能力,而且勇于实践,这是身为制香者难能可贵的素养。制香原本就是精细活,一瓶好的香水都是经过千百次不同的尝试,而他们刚才做的正是如此,你多虑了。你没看错人!”

  “那萧晴呢?”

  “萧家后继有人。”

  “评价这么高?”这让祁非凡有些意外了,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问,“你不觉得她盛气凌人?”

  “她有这个资本不是吗?”

  “这就新鲜了,别人可不会这么想,难得你这么大度。丫头,心胸不小啊。”

  “你看到了她的盛气凌人,就没看到她虚心求教吗?”

  “哟,这我真没看出来,不过就问了你一嘴而已。”

  “难道跪求才显诚心?”温糖失笑,望向窗外,“对于心高气傲的她来说,肯低头已属不易。”

  “得,你说的都对。只要你觉得好就行,以后工作起来也会比较舒心。”祁非凡看了眼手表,问,“现在还早,要去我家吗?我妈可又叨念了你好久。”

  季寒眯了眯眼,几个意思?搬出你妈来是要拐带他认准的媳妇吗?

  “不了,回百草堂吧。”

  季寒立刻眉眼弯弯,心底舒畅了,接了句嘴:“祁少别是忘了我们还要去买书?”

  呵呵哒,什么买书?不就是想借机和小糖丫头多处处培养感情么,奸诈!

  “嗯,直接去书店吧。”

  得,丫头都这么说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祁非凡心底轻叹一声,小糖丫头到底年轻啊,对于感情还是迷糊的。你可长点心吧,别人家说什么你都信以为真。

  到了地,季寒率先一步下车给温糖拉开车门后,回头就抵住了祁非凡那边的车门,笑嘻嘻道:“谢了啊祁少,慢走不送。”

  原本祁非凡还准备下车买包烟的,结果被季寒这么一堵,车门都开不了。抬头一看对方那张露出八颗大白牙的灿烂笑脸嘴角一抽,WTF?笑屁!好碍眼,好特么想打啊!

  “呵呵,不客气。”深呼吸,风度风度,没得被他给气死,祁非凡扯出一抹笑容,“丫头,我先走了,明早来接你。”

  “好。”

  季寒完全忽略了祁非凡强忍的咬牙切齿,拉着温糖走向书店:“走,咱买书去。”

  望着二人走近书店,祁非凡气得扯了扯衣领:“没人要做你俩的电灯泡,我不就想买包烟么,招谁惹谁了?老子特么给你们当了一天的车夫,你至于这么过河拆桥?气死我了!”

  季寒忽然一个回头,咧嘴一笑,招了招手,嘴型比划:拜了您呐。

  “我靠!”好气哦。

  祁非凡忍无可忍爆了句粗口,太嚣张了!这丫的是个混世魔王吧?可是......惹不起!服气!

  回去让李婶做绿豆汤下火!

  晚上温糖和叶鸣秋一起继续看那本疑难杂症,只是这一次多了两个人,季寒和何佳鹏。

  何佳鹏跟着叶鸣秋学习有两年了,可是叶鸣秋专门记录的疑难杂症却是一眼都没瞧过,他心倒是很宽,自觉资质有限,全凭一腔热情和勤能补拙的精神老老实实学习基础、打稳根基。

  叶鸣秋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是满意的,只是觉得他太过老实,不懂变通,学得扎实但是进度太慢。但是丫头不同,丫头心思敏捷,举一反三而融会贯通,往往某些复杂的医理经她脑瓜子一转就能很容易讲解,学东西特别快,而且很能提点人。想着都是自己的关门弟子,何佳鹏也是时候接触更深一层的东西了,这才喊了他一道来见识这些疑难杂症。

  何佳鹏自然是喜不胜收,学得那叫一个虚心,而且不懂便问,学问面前没有所谓的自尊心,将知识学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季寒完全就是个凑热闹的,意在看人。二人学得认真,他坐在一旁看得更认真,只是看的是人。

  目光灼灼,丫头学习的时候这么认真,就跟一副画似的,哪怕只是个背影,依旧让人神往。这么一想,季寒呵呵在一旁傻乐,一脸痴汉相,看得叶鸣秋险些惊脱眼珠。

  被称作京城纨绔太子爷的季家二少,要么痞痞的、要么霸道的、要么邪气十足,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柔情蜜意的表情?

  温糖原本不在意季寒的目光,反正都习惯了,可是今儿特别炙热,便是自己背对着他都感觉脊背要被灼穿了,没得扰人心神。

  “啪”一声,温糖放下了手中的笔。

  季寒连忙问道:“怎么了?渴了吗?我去给你倒水。”

  叶鸣秋嘴惊愕张唇,居然要给丫头倒水?好、好殷勤。

  温糖微微垂眸,抬手往门外一指:“出去。”

  “小何,刚我都听懂了你还没懂么?难怪糖糖生气,赶紧出去想明白了再进来。”

  何佳鹏疑惑转头,莫名其妙指了指自己,呐呐道:“可是我、我听明白了啊。”

  季寒斜眼一眯,叫你出去就出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啥眼神啊?怎么看着这么瘆得慌呢?何佳鹏心下一咯噔,挠了挠脑袋,话说自己没招惹他吧?

  温糖回头:“说你呢,出去。”

  “你确定说我?我就搁这坐着啥都没干啊,连一点声都没出,应该不妨碍你学习,对吧叶老?”

  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妨碍!

  叶鸣秋呃了一声,没事拖他一个老人家下水干嘛?丫头发火自己都怕,你可别害老夫!

  “叶老?”别是要拆他的台吧?

  威胁、妥妥的威胁!

  叶鸣秋呵呵干笑一声,不自在摸了摸下巴:“丫头,好像是不妨碍哦......”

  温糖脸色一沉,敢威胁她师傅?忽而一笑,冲着叶鸣秋说:“师傅,您那套银针呢?”

  “哦,在呢,要用么?我给你拿。”叶鸣秋很快从柜子里取出自己常用的那套银针放到了桌上。

  温糖摊开银针套,只手取了三支,朝季寒招了招手:“过来。”

  从温糖问银针,季寒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丫头蔫儿坏,自己不就多看了几眼么?用得着“扎瞎”自己?

  “糖糖你要干嘛?”季寒起了逗弄的心思,故作害怕往一旁躲。

  “师哥,你学了针灸没?”温糖没回答,而是拿着针在酒精里边蘸边问。

  “还没有,不过学了些穴位。”

  “哦,那想学针灸吗?”

  “想。”

  “那正好,我倒是学了一些,给你演示一下。师傅您从旁指导,看我扎得对不对。”

  叶鸣秋是个明白人,听了这话就知道温糖要拿季寒练手,哈哈,这小子也有今天?忍笑答道:“好,我给你看着。”

  温糖擦好了银针,回眸一笑:“愿意给我帮个忙吗?”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季寒的脑子里当即窜出这两句诗,一时有些晃神,好丫头,居然使美人计?

  “不是我不帮忙,你师哥既然想学,你该扎他才是,现身说法他自己更有体会,学起来也特别有心得,是吧?”

  何佳鹏没看出温糖的用意,一听这话很有道理,傻乎乎点头:“嗯,对的,师妹,就扎我吧。”

  温糖眉心一跳,这师哥还真是个实心眼,咋这么没眼力呢?笨死了!要不是想教训一下季寒,还真想把他给扎通了七窍。

  这下换季寒得意了,挤眉弄眼,你看,这可是他自己要求的。

  让你得意!

  温糖扯了扯嘴角:“要么让我扎,要么就出去,自己选!”

  “愿意愿意......”媳妇生气得哄,不就扎两针么,她高兴就好,左右有分寸不会真伤到自己,季寒麻溜坐了过来,视死如归,“来吧。”

  温糖就势抬手,眼见着一针就要扎下去,季寒眯着眼说:“轻点啊,我怕一会叫出来吓着你。”

  “那就憋着!”说话间,手起针落。

  “嘶......”

  “不好意思,手滑,扎歪了。忍着点,下一针保证不偏。”

  “......”季寒嘴角一歪,丫头,你还真下得去手啊!不过这蔫儿坏的模样咋这么好看呢?仰头又是一阵傻笑。

  这卖乖讨巧的模样看得叶鸣秋实在忍不住,背过身去肩膀抖动不已。

  何佳鹏见季寒一脸痴笑心中一抖,小心翼翼问了声:“师妹,你悠着点,他、他他他......别是傻了吧?”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多什么嘴?好好看着!”季寒扭头凶悍一语,全无刚才的柔情。

  叶鸣秋再没忍住,快速起身来到屋外,纵声大笑。

  何佳鹏张二摸不着头脑,有、有这么好笑吗?

  温糖又是一针下去,季寒只觉眼前一暗,故意显出惊慌的神色,伸手在眼前乱摸,毫不意外就抓住了温糖的手,颤颤巍巍说:“糖、糖糖,我、我怎么看不见了,我、我瞎了?”

  何佳鹏吓了一跳,伸手在季寒面前晃了晃,等看到那失焦的眼神时真慌了:“坏了,真看不见了。师妹,这......师傅您快来。”

  “糖糖,你别怕,我相信你,慢慢来不着急,就算、就算我真看不见了......”

  让你趁机作乱!温糖又落下一针,这一回季寒骤然噤声:“唔、唔唔......”

  丫头,心忒狠了吧?又瞎又哑的,下一针该不会让自己聋吧?

  “完了完了,师傅您快来,他他他......他哑了......”

  “慌什么?早前那一针的穴位可以影响人的视觉神经,暂时失明。而这一针也只是让他暂时失声而已,不是真瞎真哑。不过......”温糖忽而邪恶勾唇,伸手在两个银针上拨了拨,“我若再扎深一分,可就是真瞎真哑,你想试试吗?”

  “唔......”

  “师哥,你不觉得他很聒噪吗?”

  何佳鹏这才会过意来,合着她是故意的呀,抹了把惊出来的汗,咽了下口水,师妹好可怕,不过这针灸的技术当真绝了!

  “唔......”你倒是管管我啊。

  “有话要说?”

  季寒连连点头,丫头,行了啊,见好就收,没得让自己在外人面前这么落面子的。

  温糖拔下其中一根银针,扎在了另一处穴位:“师哥,这一针可以立刻解了他的哑穴,可看清了?”

  “嗯嗯,记住了。”印象深刻啊,不由朝季寒投去同情一眼。

  “你可以说话了。”

  “我错了!”

  “哦?”

  “我不该直勾勾盯着你瞧的,可是,谁让你那么好看呢?一个背影都......”季寒委屈兮兮开口,见着温糖的脸色又黑了一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收声不语。心底却是笑开了花,扎也扎了,该消气了。

  娘的!真不该让他开口,瞧这厚脸皮的家伙都说了些啥?干脆直接扎哑了算了。

  何佳鹏后知后觉恍然大悟,朝二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原来他喜欢师妹啊,难怪刚才赶自己出去来着。哟,那自己不是成电灯泡了?顿觉坐立不安,要不先出去?

  笑够了的叶鸣秋回屋,瞅了眼季寒头顶的针,轻咳一声:“丫头,差不多得了,再不取下来就真瞎了。”

  “哦。”温糖从善如流,拔下了银针,又恢复了往日的一派淡然,好像刚才扎针的不是自己。

  视线逐渐变得清明,季寒一眼便看到叶鸣秋那侠促的笑意,得,倒是让您老乐呵了,笑说:“叶老,你徒弟这水平我看可以出师了。”

  “可不就是么?依照她这学习速度,用不了一年,就要超越我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佳鹏,你要加油了,别差你师妹太多。”

  “是,师傅,我会更努力的。”

  “休息一会吧,佳鹏,你去做点宵夜来。”

  “好。”

  季寒摸了摸肚子:“哟,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肚子饿了,我和你一块去。糖糖,你想吃什么?”

  “我不宵夜。”

  “这都学了好一会了,费脑,少吃一点没关系。要不我就给你下碗阳春面吧,清淡。”

  “你做的能吃?”

  “小瞧我了不是?那你更得尝尝了,顺道也增进我的手艺,以后好做给你吃。”

  “......”你能闭嘴吗?

  二人走后,叶鸣秋瞅着温糖笑了。

  温糖无奈叹了口气,得,季寒那么高调,人尽皆知了。

  “呵呵,丫头,叹什么气?那小子其实人很好。”

  “我知道。”

  “那你喜欢他吗?我看他是动了真心。”

  “师傅......”怎么谁都操心她的感情生活呢?

  “你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模样,好像谁都不看在眼里。可却是个一旦认准了就一头扎进去的人,师傅敢打包票,你俩要是能成,他以后绝对将你捧在手心里疼。你要是喜欢他就大方一点,如果不喜欢就果决些,不要拖泥带水,否则伤人伤己。”

  “嗯,我明白。”

  “那就好,我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感情的事师傅不来插手,你自己想清楚。”

  “好。”

  “对了,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他的身份不低。不过你也不用担心......”

  “我知道。”

  “哦,知道。嗯?你知道?”

  “京城季家,我想没有人不知道吧?”

  “呵呵,既然你都知道想必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我就不多说了,不管你们以后如何,师傅总是站你这边的。”

  “谢谢师傅。”

  这一头学习的学习,宵夜的宵夜,石榴村的花田中,一条人影做贼般鬼鬼祟祟在田间穿梭,弓着身子来到一块花田旁,四下细细搜寻一番,没人。眼里扬起一抹恶毒又畅快的笑意,拎着一个水壶便洒在了花田中。

  “呵呵,让你得意、让你蛊惑人心,过了今晚,我看你怎么办?”

  齐文清自山顶吸取了日夜精华后,身形飞速在树梢上轻跃,临近花田之时,余光瞄到一抹身影。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出来看花?谁这么有心?轻瞥一眼,是她?她可没去学习种花,所以这是在......

  呵呵,做坏事呢。

  那块花田......温糖家的。

  温糖啊温糖,你咋这么招人惦记?

  有意思,一天天的没个消停,不累么?人心果然是世上最为恶毒的东西。

  齐文清跃下树梢,隐在了暗处,随着对方的动作慢慢勾起了嘴角。

  有意思,隔壁花田也洒了东西,为了不让人怀疑是刻意针对么?倒也有点脑子。

  指尖轻弹,树影摇曳,在寂静的暗夜里惊起休憩的鸟儿,霎时飞扑着翅膀发出声声啼鸣。

  花田里的人本就做贼心虚,惊得连忙蹲了下去。

  “喵、喵......”

  传来几声猫叫,蹲着的人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心口:“原来是猫,吓我一跳。”

  又等了片刻,再听不到任何响动才再次起身,嗯,差不多够了,一切静待明天。满意勾唇,趁着夜色猫着身子逐渐消失在花田中。

  齐文清悠悠踱出树林,抬头望了眼月亮,月色如钩,散发着柔和的银光倾泻大地。花海之下,凉风习习,清香扑鼻,如此美景......

  偷鸡摸狗好像也别有一番滋味。

  邪气一笑,明天又有好戏看了。

  愉悦提步,手一抓,隔空采下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在鼻间轻嗅,真香!

  次日一大早,季寒便来接人,三人到石榴村的时候为时尚早,索性一道去了花田。

  远远便看见温月往自家花田走。

  “姐。”

  “二丫,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今天事挺多的,所以赶早回了。”

  “那一起去花田吧。”

  “嗯。”

  还不到自家花田,温糖从空气中敏感嗅到了药水的味道,这味道有些刺鼻,不是平时用来浇花或者除草的药剂。脸色微变,加快了脚步。

  季寒自然也觉出了不妥,紧随其后。

  “哎,二丫,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呀......”温月小跑着追了上去。

  不对,小糖属于那种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人,到底是什么让她变了脸色?难道花田......坏了!祁非凡也快步跟了上去。

  “出什么事了?”

  温月一头雾水:“咋了?”

  “有人在田里洒了药水。”温糖蹲下身子挑起一块泥土闻了闻,眸光渐冷,居然是百草枯。

  温月一见,原本精神的花儿此刻有些蔫儿,心疼得不行:“这......还能救吗?”

  幸好自己用灵泉改善了土质,平时浇花的水也都掺了灵泉,影响不大,不然一晚上的时间,足以让花田迅速衰败,届时神仙难救。

  “还好,能救。”温糖取下温月背着的喷雾器,又暗自取了些灵泉以及引了几分灵气,迅速喷向花田,说到,“动手的人大概也不太清楚药剂的具体功效,不过试了个水,问题不大。”

  “我来补救,你们去看看别家的情况。”

  “好。”

  三人分头行动,很快就回来了。

  “怎么样?”

  “好像就咱们和妮儿以及美丽这三家,别处都挺好。”万幸!温月心里道了声菩萨保佑。

  就他们三家吗?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祁非凡冷了双眸:“谁这么包藏祸心?”

  ------题外话------

  嗯......关于文内鲜花提取液,制香方法就是最为简单、常见的基本操作,因为影子非专业人士,不会着重描写,免得误人子弟不说还闹笑话。还请专业人士看了别挑刺哈,谢谢。

  http://www.ad-write.com/html/123/123808/371402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d-write.com。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d-wri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