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无上魔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能救,也能杀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能救,也能杀

  地谷入口的禁制对别人来说难以破解,对君无夜来说却一点都不难,甚至他都不需要专门去破解禁制,一个遁地术就能进入地谷之中。
地谷内果然如葛流云所说的那般,一共二十八个人,修为不一,以归元境居多,玄体大圆满之境的也有,不过一共才两个。
估计是预知到了即将到来的命运,许多人正抓紧时间修炼着,希望能在四大宗门的人破解入口处的禁制冲进地谷前增加一点实力。
也有人呆坐着,没有修炼,似乎觉得修炼了也没什么意义,毕竟四大宗门的人破解禁制之后,无论如何他们都难逃一死,多一分实力与少一分实力没什么差别。
紧张、凝重、不安、绝望,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充斥在整个地谷之中。
这里也确实是一块修炼宝地,灵气比外面浓郁了至少十倍,原先君无夜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今他知道了:这里有一个高级聚灵阵。
不知道是谁布置的,但布阵之人阵法水平不低,若非整个灵州被人为隔绝开,灵气浓度远远比不上天玄大陆其他州,恐怕地谷之中的灵气会比现在还要浓郁得多。
弄清楚地谷内的情况后,君无夜身形直接显现出来。
突然多出来的一道身影,让地谷内的天剑宗弟子一惊,在发现是君无夜之后,众人才稍稍松了口气。
“吴绝师弟,怎么是你?”
“你是怎么进来的?”
“传闻之中被你拐跑了的那个琼华派女弟子呢?”
“你这家伙,把我们坑害得那么惨,还有脸来找我们?”
……
众人反应过来之后,你一言我一语。
跟葛流云比起来,这些人知道的更多,否则有些人也不会如此激动。
君无夜并没有将众人的话放在心上,等到众人的声音稍稍小了些,他才开口说道:“我是受了葛流云所托来救你们的。”
“救我们?就凭你?”一名天剑宗弟子满是不屑地说道。
另一边,又有一名天剑宗弟子问道:“葛师兄呢?既然拜托你来救我们,为何他事先没跟我们说?真要救我们,为何不是葛师兄来救而是你来救?”
“他人在外面,不方便联系你们,否则容易被玄机门的人发现。”君无夜回答道。
“葛师兄联系我们容易被发现,你跑来找我们就不容易被发现?”
“说什么救我们,我们之所以会陷入如今的境地,还不是你这家伙搞出来的?”
“没错,先不说你这家伙有没有那个实力,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向我们道歉?”
“如果不是你拐跑了琼华派女弟子,杀了炎武宗、玄机门和琼华派的人,四大宗门怎么会联手对付我们?地谷这块修炼宝地又怎么会暴露?”
“跪下向我们磕头谢罪吧,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
一众天剑宗弟子七嘴八舌,纷纷表达自己的不满。
君无夜微微皱眉,抬手一巴掌甩了出去,当即就听“啪”的一声,一名天剑宗弟子被扇得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地谷的石壁之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的天剑宗弟子都感到惊愕不已,刚才还无比吵闹的地谷,此刻却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那个被一巴掌拍飞的天剑宗弟子好不容易站稳,看向君无夜,愤怒不已,怒吼道:“吴绝,你竟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
君无夜冷哼一声,上前又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那人再次被拍飞。
若非君无夜手下留情,那人恐怕早已被拍死,可饶是如此,那人身上的伤势依然不轻。
“你……!咳咳……”
那人似乎想说几句狠话,只是很快便咳了几声,接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其他天剑宗弟子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如今人都快被打死了,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吴绝,你想干嘛?”
许多人说着,朝君无夜冲过去。
君无夜目光一扫,满脸冷漠地说道:“怎么?你们不想离开?”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看君无夜,又看看那个受重伤的天剑宗弟子,一时间有些犹豫。
虽然许多人口头上都对君无夜的能力表示质疑,但光凭君无夜能悄无声息地进入地谷之中,就说明君无夜没那么简单,或许真的能救他们。
他们只是想发泄自己的怒火。
不过现在跟君无夜起冲突是爽了,可君无夜不带他们离开的话,他们面对愤怒的四大宗门,迟早会没命,如此一来,得不偿失。
不过要是就这么算了,未免有些对不起那个被君无夜打得重伤的天剑宗弟子,毕竟大家都是同一条阵线上的人,不能光看人家挨打不帮忙。
进退维谷之际,一名自始至终冷眼旁观的天剑宗弟子忽地说道:“够了,危机当前,内讧算什么?”
“步师兄。”
众人纷纷望向说话之人。
说话之人名为步剑庭,是在场的两个玄体大圆满之境的武者之一,也是天剑宗的核心弟子当中,除宋神雪和葛流云之外,天赋最高的人。
修为高,天赋高,再加上进天剑宗的时间比葛流云还早,地位自然也很高,他这一开口,算是给了那些进退维谷的人一个台阶。
不过还是有人感到不满,开口说道:“步师兄,就算吴绝真的能救我们,那也是他害我们在先,有什么资格打人?”
步剑庭压了压手,示意那人稍安勿躁,旋即看向君无夜,神色平静地说道:“吴绝师弟,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交代?要什么交代?”君无夜反问道。
步剑庭:“刚才那位师弟说的没错,就算你真的能救我们,也不应该打人,大家都是同门,本应该和气相处,你说对吧?”
“我倒是想与他们和气相处,关键是他们不想与我和气相处。”君无夜说道。
“那你为何只打他一人,不打其他人?”步剑庭又问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将其他人也打一顿?”君无夜瞥了步剑庭一眼,“那个人最先起的头,叫得最欢,我自然打他,如果你觉得应该将其他人也打一顿,那我没意见。”
步剑庭自然不是怂恿君无夜继续打人,只是要君无夜的一个解释。
闻言,他看向那些不满的天剑宗弟子,开口道:“都听到了么?”
那些不满的天剑宗弟子原本还以为步剑庭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如今才反应过来,似乎他们的步师兄不打算站任何一边,只是为了调解双方的矛盾。
步剑庭的意思很明显,双方罢手,可以和气相处,而如果继续闹下去,君无夜将矛头对准其他人的话,也别想步剑庭帮忙。
有了步剑庭的表态,众人都不敢继续闹事,纷纷后退几步。
至于那个挨了君无夜两巴掌的天剑宗弟子,不敢闹事是肯定的,可心里面更加不爽,忍不住嘀咕道:“想打人就打人,还真是了不起,简直没将我们天剑宗的门规放在眼里。”
君无夜瞥了那人一眼,一股恐怖的威压落在那人身上。
那人脸色变了变,看向君无夜,很是不敢置信。
君无夜迈步朝那人走过去,每走一步,那人身上的威压便加重几分,以至于君无夜距离那人只剩三步左右的距离的时候,那人浑身颤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别说打你,我就算杀了你,也没人能奈何得了我。”君无夜看着那人,满脸冷漠地说道。
“你……你敢杀我?”那人略微惊恐地说道。
“我能救,自然也能杀!”君无夜说着,一掌拍出。
“吴绝师弟手下留情!”步剑庭大喊一声。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只听“砰”的一声,一道血雾爆裂开来,那名天剑宗弟子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
这一幕,让在场的天剑宗弟子都惊呆了。
他们见识过君无夜的强势,有些人甚至亲眼目睹过当初君无夜击杀季平的场面,再不济也听说过君无夜杀死勾结炎武宗的叛徒季璇和洪豫章的事情,可那些都是在天剑宗的规矩之内,是杀了同门也不会被追究的情况。
如今那个天剑宗弟子只是三番五次挑衅君无夜,按照天剑宗的规矩,君无夜无论如何都不能杀他,可他还是死在君无夜手中,这让众人非常难以置信。
知道君无夜一向不守规矩,可如今这种行为,果真是没将天剑宗的门规放在眼里。
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畏惧?
想到刚才还打算找君无夜发泄怒火,众人心有余悸,暗暗庆幸被步剑庭拦阻,否则指不定君无夜会不会大开杀戒。
步剑庭倒是有些苦恼。
他看看君无夜,又看看已经死去的那名天剑宗弟子,叹息一声:“罢了罢了,是他自己找死。”
说完,转移话题道:“吴绝师弟,你说你是受了葛师弟所托来救我们的,可想好了如何带我们离开?”
君无夜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点了点头,“自然,我不做无把握之事。”
说完,找地方刻画起传送阵。

  http://www.ad-write.com/html/126/126332/329082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d-write.com。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d-wri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