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什么鬼的未婚夫

  “那是你大伯的庶子,排行第四,名唤箬生,字子渊,他的生母是你大伯的一个宠妾,因为生他而难产死了,你大伯把一切都怪了他的身上,所以你大伯极为不待见他。”

  于正淳推着于正浪两个人走在前面,于箬辛则跟在两个人后面,像只小尾巴似的。

  他只是想到那个男孩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有想到回答自己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三叔。

  更没有想到那个男孩的身世竟然是这样。

  这样说来,那个男孩必定是极得自己大伯讨厌的。

  想到这里于箬辛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朝着于正浪谢道:“多谢三叔提醒,子衿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刚开始于正浪回答自己的时候,于箬辛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等于箬辛仔细一想,这才发现问题的所在。

  自己在外多年,竟然忘了有句话叫做隔墙有耳。

  也亏的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和自己父亲交好的三叔。

  否则自己的这句问话,只会给自己的父亲带来麻烦。

  “哦?我提醒你了什么?”于正浪闻言提起了头,有些好奇的看着于箬辛。

  于箬辛被于正浪问愣住了,难道他不是故意提醒自己的?

  看着有些迷糊的于箬辛,于正浪在此时低声笑了起来。

  于正淳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于正浪说道:“你可别贫了,当心吓到了你侄子。”

  见于正淳这样说,再看看于正浪脸上的笑意,于箬辛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被耍了。

  于箬辛顿时无奈的看着两个人。

  为了养病,于正浪所住的地方离老太爷和老夫人的落梅居并不远。

  三个人没有走多久,就到了于正浪住的地方。

  在于正浪的飞龙阁,于箬辛见到了刚刚他还在好奇的那个人。

  于箬生手捧着一本书,坐在树下认真的读着。

  看到坐在飞龙阁里的于箬生,于箬辛有些错愕。

  不过等于箬辛回头的时候,却见到自己的父亲和三叔都是一副很正常的表情。

  于箬辛奇怪的目光在三人之间徘徊着。

  “二叔,三叔。”见到于正淳推着于正浪走进来,于箬生立刻放下了自己手里的书,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随后于箬生又看到了于箬辛,他有些怯懦的看着自己这个没有见过的大哥“大哥。”

  于正浪伸手将于箬生招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对着于箬生笑道:“子渊过来,这是你大哥子衿,不要怕,你大哥人很好的。”

  见于箬生依旧是一副小心翼翼又害怕的模样,于正浪眼里闪过一抹疼惜,继而笑道:“子渊放心,你大哥要是欺负你,别说三叔不饶他,你二叔也饶不了他。”

  于箬生将小心翼翼的目光移向于正淳,随后又在于正浪的身边,小声说道:“二叔是大哥的父亲,肯定不会说他的。”

  于正淳闻言走到于箬生的身边蹲了下来,柔声道:“二叔和你做一个保证怎么样子渊?二叔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偏向你大哥。”

  于箬生听到了于正淳的保证,心里终究是松了一口气。

  像是真的怕于箬辛会欺负自己一样,于箬生又小心翼翼的看向于箬辛。

  被于箬生的目光盯着,看着小小的他,于箬辛只觉得自己要被他的目光融化了。

  根据之前在落梅居的情况来看,于箬辛很明显就能够看得出来一件事情。

  二房和三房交好,同样二房和三房都与大房不交好。

  于箬生出自大房,按理说,不应该有他面前的这一幕才对。

  可是在于箬辛看来,于正淳和于正浪对待于箬生的态度实在不像是对待大房的态度。

  尽管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于箬辛还是同样的对着于箬生笑了笑。

  扬起一抹笑容,于箬辛低头温柔的看向不远处的于箬生,“子渊能够告诉哥哥你刚刚看的是什么书吗?”

  许是因为于正淳和于正浪两个人保证,又或许是因为于箬辛的笑容太过温暖,令于箬生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怕于箬辛了。

  小孩子的世界其实很简单。

  在于箬生看来,二叔和三叔都对自己好,那么这个大哥哥应该也会对自己好吧?

  毕竟大哥哥是二叔和三叔领着走进来的。

  “我……我刚刚看的是《孟子》。”抿了抿唇,于箬生缓声道。

  见于箬生怯懦的模样,于箬辛笑着夸奖道:“子渊刚刚是在看《孟子》吗?很不错哦,以后子渊要是有哪里看不懂的也可以去问哥哥。”

  于箬辛才不过是随口一说的话,却被于箬生当了真。

  他当即便扬起自己的小脸,一脸笑意的笑道:“真的吗大哥?以后我可以去找你吗大哥?”

  看着于箬辛和于箬生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于正淳和于正浪两个人都没有插嘴。

  等到于箬辛跟着于正淳从飞龙阁离开的时候,于箬生对于箬辛一脸的依依不舍。

  在跟着于正淳一起回飞雨阁的路上,于箬辛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有关于于箬生的具体情况。

  原来,于箬生虽然是大房唯一的独子,可是只因为他的母亲生他而难产而亡,他一直都不得于正涛喜爱。

  再加上苏月原本就对于箬生的母亲极为恨,怎么可能好好的照顾于箬生。

  府中人众多,大多的奴才都是看主子的脸色行事的。

  连身为父亲的于正涛都不在乎于箬生,其他人又怎么会在乎于箬生?

  他的母亲手掌府中的中馈,心疼这个孩子,可是人毕竟是大房的人。

  大房和二房三房都不合,柳凝凝心疼于箬生也是无可奈何。

  于箬生自幼受惯了奴才们的欺负,再加上他母亲的事情,便养成了他怯懦的性格。

  后来,于正浪双腿残疾,不便于行走,于正淳便借他之手将于箬生养到了三房。

  为了于箬生,于正浪平日里很少带人进飞龙阁,就连飞龙阁里的下人,也都全是于正浪的心腹。

  听完于正淳讲述的这些,于箬辛心有所思,难怪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原来不对劲的地方竟然出自这里。

  刚刚在飞龙阁的时候,于箬辛总觉得于箬生的性格有些怪异,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直到这一刻,于箬辛才明白过来。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于箬辛的脑子也转的格外快。

  恐怕他的父亲让他跟着一起去飞龙阁的目的并不单纯。

  更多的只怕是希望他能够照料一些于箬生吧?

  于箬辛在心底微微苦笑,有些事实他倒宁愿不知道的好。

  他们心疼别人的儿子没有父母来疼,可是谁又来心疼他们的儿子没有父母来疼?

  ……

  得知于箬辛回来的消息后,并不平静的地方不单单是只有于府中。

  因为和于箬辛有着一个娃娃亲,所以皇宫中此刻也并不平静。

  众所周知,晋安帝的二公主极为张扬,谁也不放在眼底。

  这不,二公主又开始闹了起来。

  一听到清风禀告的消息,巩汾钰直接把自己手里的茶杯给摔了出去。

  她狠狠地盯着清风反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再给本公主说一遍?!”

  清风被巩汾钰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

  原本伺候在巩汾钰身边的流月,见到巩汾钰突然发怒,也是吓了一跳。

  “公主息怒,且听听清风到底是如何说的再说。”

  “你给本公主说清楚,本公主到底要听听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糊涂消息!”

  巩汾钰依旧是一脸怒意的看向清风。

  好像清风哪一句话说的不对,立刻就会被拉出去处理掉一样。

  清风面对怒气冲冲的巩汾钰,根本不敢有一点隐瞒,将自己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之前夕贵妃娘娘曾提及公主的婚事,后来是齐妃娘娘提及公主还有一个未婚夫,这一件事情才揭过去的,公主可还记得?”

  看着巩汾钰生怒的模样,清风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询问道。

  巩汾钰不虞的盯着清风,“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本公主可不是听你这些废话的清风,莫不是你想去慎刑司走一遭,嗯?”

  最后的“嗯”字,巩汾钰说的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公主的未婚夫就在昨日回了京都。”

  清风被巩汾钰一威胁,再也不敢隐瞒。

  闭着眼睛,清风视死如归的说出了自己听到的消息。

  果然,在清风这句话落下后,巩汾钰更加生气了。

  她抽出腰间的软鞭握在了手,狠狠地甩了甩手中的鞭子。

  “你是在和本公主开玩笑吧清风?什么鬼的未婚夫,本公主可没有哪种东西!”

  巩汾钰的话令流月和清风两个人都担忧不已。

  流月一边四下看了看,一边提醒道:“公主,小心隔墙有耳,这种话可说不得啊。”

  巩汾钰嗤笑一声,讽刺的看着流月和清风。

  “你们两个人胆子也太小了吧?本公主就说了怎么着,你们有谁敢透漏出去?本公主可不承认自己有未婚夫!”

  巩汾钰手中的鞭子在殿中狠狠地甩着,像是在无声的威胁。

  屋内的所有人听到巩汾钰的话都跪了下来,口中说着不敢不敢。

  “听到了吧?他们根本不敢传出去。”巩汾钰颇为无奈的朝着流月和清风耸耸肩。

  

  http://www.ad-write.com/html/123/123914/390470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ad-write.com。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d-write.com